人間的正義力量與邪教之“神”的命運

 二維碼 107
發表時間:2015-01-29 12:45作者:陸耀靈來源:凱風網網址:http://difang.kaiwind.com/sichuan/luytsy/201501/23/t20150123_2281989.shtml

  

  11月28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山東招遠“全能神”邪教人員殺人案進行二審宣判:駁回張帆、張立冬等罪犯的上訴,維持一審對張帆、張立冬死刑及本案其他罪犯的原判,并對張帆、張立冬的死刑裁定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至此,“招遠血案”司法審判的法槌基本落定,張帆、張立冬等邪教犯罪人員,在人間法律的正義宣判下結束了他們的“神夢”,落了個身敗名裂的下場!然而,張帆、張立冬罪犯的死刑宣判,能否喚醒“全能神”、“法輪功”等邪教癡迷者的“神佛夢魘”?使類似張帆、張立冬、叢龍學(煙臺市牟平區法輪功人員,因殺害其姐姐叢翠蓮被煙臺中院2013年6月依法判處死緩)之流的邪教人員停止邪教犯罪,或幡然醒悟,回歸正常社會?這個話題涉及了對邪教的法律懲處和對邪教癡迷者的教育挽救,如要展開論述恐在一席之間難以講清說透。而筆者今天就“社會的正義”和邪教的“神佛法力”來作一個對比的評述,意從一個側面來看看究竟是“社會的正義”力量還是邪教的“神佛法力”更能主宰邪教組織和邪教人員的命運?

  一、“社會正義”是人間依法治國、捍衛人權的物質力量 

  首先,這里所說的“社會正義”是指以國家的憲法為基礎的法律體系和以“依法治國”為精神理念的社會實踐。既包括了國家行政系統和司法系統又包括了捍衛國家主權、保衛人民利益的武裝集團。說白了就是“人民民主專政”。我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憲法:第一章、第一條),又規定:“國家維護社會秩序,鎮壓叛國和其他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制裁危害社會治安、破壞社會主義經濟和其他犯罪活動,懲辦和改造犯罪分子”(憲法:第一章、第二十八條)?!稇椃ā分兴v的“人民民主專政”就是指包括法律、警察、監獄、軍隊等在內的國家機器“對人民實行民主和對敵人及罪犯實行專政”的特定含義。而“人民民主專政”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體(國家性質),每一個中國公民(包括具有中國國籍的邪教人員)都必須尊重和服從于這個國家國體。也就是說任何中國的公民都必須遵守國家法律,在“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下依法進行各種活動。

  筆者為什么首先要強調“人民民主專政”這個國體呢?這是因為:一、“人民民主專政”是中國人民當家作主的根本體現,是人民行使權利的根本保證。有一句歌詞不是在講“我們唱著東方紅,當家做主站起來”嗎?說的就是新中國的成立使億萬中國人民翻身成為了國家的主人。二、“人民民主專政”又具        體地體現在國家機器和整體機器的運行中,它是人類運用物質力量的國家和社會行為。例如:軍隊的抗震救災、抗洪救災等行為,軍隊或警察對社會上恐怖主義勢力的打擊等行為。這些行為都是為了保護人民、鏟除危害,同時也都是在運用物質力量(如各種設備和科技手段)而達到預期的目的。三、“人民民主專政”還有對敵人或犯罪分子的震懾作用,即在精神方面來警告敵人或罪犯放棄作惡企圖,否則必然失敗。而法律、思想、文化、道德等等社會要素也在各自的領域發揮著巨大作用,也在對全體人民進行教育。這些要素共同組成國體下的社會“共鳴網”,進而形成“講道德、守法律、信科學、學英?!边@樣一種誠信守法的社會秩序。

  因此,“社會正義”絕不是一句空泛的說辭,它是建立在“人民民主專政”基礎上的,能夠看得見、摸得著的社會秩序和社會力量。它也是中國歷史發展至社會主義階段的必然產物和中國人民的歷史選擇。而這種“社會正義”保障了人民的權利,維護了中國公民的基本人權,同時還在思想、文化、哲學、宗教等諸多方面涵蓋了人類文明發展的成果。但偏偏是這樣一種龐大的國體模式和社會力量(也是一種思想力量),為什么邪教組織和一些邪教人員卻往往“視而不見”呢?例如“全能神”犯罪人員張立冬不是說過“我不怕法律,我信神”。難道一個犯罪分子信了“神”就能夠逃避法律而不受到社會正義力量的懲罰嗎?顯然不是,張立冬不是已經被依法判處死刑了嗎?其實,邪教組織和它們的信徒依舊生活在現實生活中,它們對社會秩序和法律并不是“視而不見”(如“全能神”、“法輪功”等邪教組織的違法活動都在地下和暗中進行,這就說明它們在刻意逃避打擊);恰是因為“社會正義”不允許它們這種邪惡勢力存在,恰是“社會正義”力量的強大,故而使邪教教主來一個“掩耳盜鈴”,用什么“神佛”、“女基督”等面紗來遮蓋住信徒的雙眼,讓那些被邪教洗了腦的信徒生活在“神話”中,以便成為被邪教任意操縱的、喪失了靈魂的傀儡。

  二、邪教之“神”的本質是什么?  

  邪教自稱的“神佛法力”到底是否存在?它們的“神”之本質是什么?縱觀世界上任何邪教的教主,都把自己打扮成所謂具有超人間力量的“神”,或者宣稱自己有什么超人的“特異功能”。以此來蠱惑人心、欺騙信眾。例如:標榜自己是“活先知”的大衛 考雷什(美國:大衛教派)如此,吹噓自己有“超人能力”的麻原彰晃(日本:奧姆真理教)如此,自封自己為“宇宙主佛” 的李洪志亦如此。而“全能神”邪教推出了一個“女基督”(即教主趙維山的“情人”楊向彬),妄想建立所謂的“神的國度”,同樣是打著“神”的旗號來招搖撞騙。那么,各類邪教所信奉的“神”到底是何物?這種被邪教所渲染的“神通廣大、法力無窮、法身無數、主宰生死”的“神”,其本質內涵究竟是何等貨色?下面筆者略加剖析,以揭開邪教之“神”的神秘面紗:

  邪教之“神”其本質是人類歷史上“鬼神文化”的糟粕遺傳

  這里先要說明得是:邪教的“神”或“佛”(如:“全能神”的“女基督”、“門徒會”的“三贖基督”等)與宗教的“神”或“上帝”完全是兩種不同性質的概念。二者的信仰方式、崇拜內容及心靈體驗則有本質的區別,但這里不討論這個問題。只是從人類文化發展的歷史進程中,來看看邪教之“神”的淵源。首先,人類的宗教歷史是人類最早出現的精神現象,以至可以將其推到十萬年前。例如,1856年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地區首次發現了尼安德特人的墓葬(葬式極簡單,陪葬品只有一把石斧),距今近十萬年的歷史。而這種給死者下葬的行為,恰恰說明了那時的人類已經具有了“靈魂”的觀念。而這種“鬼神”的觀念(從順序上講:“鬼”先于“神”)是在人類的“自然崇拜---靈魂崇拜---生殖崇拜---圖騰崇拜---祖先崇拜”這個極其漫長的過程中逐漸發展出來的,是從舊石器時代后期起,人類在與自然斗爭中的一種精神演化。

  直到四千多年前,人類由原始社會進入到奴隸社會后(即國家形成后),統治階級才將宗教作為了統治國家的意識形態。這時的“神”才真正具有了脫離人間的權威性(如:我國西周時期的“明堂祭祀制度”),被統治階級奉為了“天意”,這就是最早的“上帝”。后來隨著三大宗教在世界范圍的發展,“神”或“上帝”的觀念慢慢成為了人們普遍的一種思想意識,而人間的“鬼神文化”正是“神靈”觀念與各個民族不同風俗、不同宗教的混雜物。例如:佛教自公元前一世紀傳入我國,佛教的“善惡觀”就逐漸流行于社會并被人們接受。據說,唐朝畫家吳道子,他把佛教的“六道輪回”思想結合上中國的“陰間地獄說”而畫出了一幅長卷畫,表現了殺生、作惡的人在地獄受酷刑的內容。結果讓當時的人們看后毛骨悚然,再也不敢吃肉,以至使屠夫們都失業??梢?,這種“鬼神文化”在教化上的震懾力。也正是由于這種文化的長期存在,加之中國的封建社會有兩千多年之久,故舊中國百姓中的“鬼神思想”就比經過“文藝復興”洗禮的西方人相對要更重一些。

  正因為“神”代表了統治權,具有表達“天意”(即“上帝”)的權威性。故歷史上的統治者都把自身說成是“天意”的代言人(故而皇帝稱作“天子”)。而歷代的農民起義,也都打著這種宗教的旗幟以示“正統”。正是這種“神”的社會號召力而讓歷朝歷代都出現了以“神”的面目來蠱惑人心的邪教。例如:中國歷史上屢禁不止的各類邪教,象南北朝時期的“彌勒教”(創始人傅歙,南北朝梁朝人),一直延續到隋唐;而唐朝時期的“摩尼教”(創始人摩尼,波斯人。該教在唐初傳入中國,即后來的“明教”)則一直到明朝才逐漸衰退(被后來南宋時期發展起來的白蓮教取代)。而宋、元、明、清幾朝亦有“白蓮教”、“羅教”(即后來的“齋教”)、“弘陽教”、“圓頓教”等等民間異端教派,皆都發展成了反對政府的邪教??v觀中國的“邪教史”,它們的共同特點都是其創始人自稱“神”或“佛”下世,都在發展壯大后建立“獨立王國”而挑唆民眾推翻政府,當然也遭到當時政府的殘酷鎮壓。從歷史看今天,如今的“法輪功”、“全能神”等邪教,雖然名義各異,可其演變軌跡依舊在重復舊邪教的腳步,即利用“鬼神文化”土壤先從農村等落后地區發展起來,這些教主也以“神佛”的面紗來蒙惑信眾,反對政府。只是在當今復雜的國際背景下,這些邪教更容易墮落成為外國反華勢力的工具,由此使“法輪功”等邪教具備了“反人類、反社會、反科學、反政府”的時代性質。

  了解了以上這段人類的宗教歷史和邪教歷史,就會明白歷史遺傳下來的“鬼神文化”(這其中還包括巫術、民間各種“超自然”的信仰等)正是人們頭腦中“神”的觀念的由來。這種“神”并不神秘,它只是人類幼年時期對自然和自身的一種懵懂的認識,是人類精神曲折發展的自然產物。但由于在“神權”統治時期(最典型的是西歐的中世紀),“神”的至高無上和恐怖特征(如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可以對任何反對“神”的人處以火刑,包括對科學家的迫害)給人類留下了深深的精神烙印,使這種創傷至今還不同程度地遺留在人世間。而這種“鬼神文化”恰成為了邪教在當今能夠泛濫的思想溫床,“神恐懼”也成為邪教教主恐嚇信徒、愚弄信眾的一張“王牌”。但從科學發展史的角度看,時代早已淘汰了這種舊文化,只是其糟粕作用還沒有清除干凈。

  邪教之“神”其本質是邪教教主的邪惡人格的翻版

  邪教雖以各種“神佛”(或假“基督”)面貌問世,所宣揚的“教義”也各有異,但其本質都是“四反”的性質,這是由其規律性決定的。而邪教教主的個人“人格”卻成為其邪惡的特征,即有什么樣的邪教教主就有什么樣的“邪教個性”,就是說邪教所信奉的“神”,其實恰是其教主的“人格”翻版。例如:法輪功邪教的“開山鼻祖”李洪志是一個僅有初中文化的普通人,其家庭經過了婚姻裂變(李的父親經歷了三次婚姻)而使這位“小來子”(李洪志的小名)的幼年生活飽受“坎坷”,這讓“小來子”自小感到自卑,使李洪志從小學到中學再到成年后的近三十年里,一直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人。但自卑的性格和又有點“文藝小才華”的李洪志終于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氣功熱”的浪潮中,將自己壓抑多年的“激憤”借助“氣功”平臺發泄了出來,并一開始就以咄咄逼人的氣勢漫天海吹,把自己捧為“大師級”人物。從犯罪心理學角度講,童年時代被壓抑的性格(如自卑或暴力情感傾向等)往往會成為成年后的性格模式“爆發點”,而這種性格模式再加入成年的經歷就會形成“人格特色”。李洪志如此,趙維山也如此(趙幼年時家庭貧困,青年時期因煤氣中毒事件使其父母和其孩子死于非命。而趙本人又因犯罪行為被通緝多年,長期處于地下生活。這些都對趙的心理產生了巨大影響)。而李洪志的“海吹”和無恥、趙維山的“陰狠”和暴力皆在其掌控的邪教中表現得淋漓至盡。盡管這些邪教教主想用所謂“神佛”或“基督”的面紗來掩飾住自身的丑陋,可其骨子里的自私、貪婪、惡毒、狡詐及流氓本性并沒有改變。再加之他們為了一己私利而投靠國外反華勢力,其卑劣的人格上又貼滿“賣國賊”的標簽,真是成為了地地道道的瘟神和“撒旦”。

  邪教之“神”其本質是邪教信眾的“精神畫餅”

  現在來看,連“做人”都沒了資格的李洪志、趙維山之流,卻在美國這個“邪教之鄉”源源不斷地向中國大陸的那些信徒們許諾著美好的“神話”,包括什么“圓滿”、“神的國度”、“消業祛病”、“祈禱消災”等等。而李洪志的忽悠海吹的“經文”,趙維山、楊向彬的瘋話(《話在肉身顯現》等“神話”就是楊向彬這個精神病人的“講稿”)怎么就成為了信徒們信奉的“神祗”?其實,“神話”是啥內容并不重要,重要得是李大師和假“基督”能給信徒們帶來什么?是未來的“佛道神”、還是“世界毀滅之日”的“救贖”?而這些回饋給信徒們的“精神畫餅”,可惜經過“圓滿”謊言的二十年、經過2012年“世界末日”的鬧劇,“法輪功”和“全能神”兩大邪教已經徹底在世人面前暴露了本性,原來李“師父”的“圓滿”及假“基督”的“神話”全都是“逗你玩”。而“法輪功”和“全能神”多年來所制造的諸多血案、命案卻清晰地呈現在光天化日之下,“招遠血案”只不過是其中一例??梢?,信了邪教的那些信徒們不但沒有修煉成“神”,也沒有因信得虔誠就得到“救贖”;反而因多年來浸淫于邪教里而導致了家敗人亡、妻離子散等等人間慘劇。信了“神”倒是賠進了“卿家性命”,這正是邪教之“神”其本質最客觀的寫照。

  三、邪教的本質注定了其必然滅亡的命運

  說白了邪教之“神”就是一種歷史文化遺存下來的“精神現象”,也算是一種經過當今邪教教主精心打扮的“現代商品”。李洪志、趙維山等騙子將這種子虛烏有的“商品”兜售給信徒們,卻換來得倒是真金白銀外加信徒們的生命及人生前程。張帆這個年輕的大學生因信奉“全能神”而殺人犯罪被處以死刑,她和她父親所癡迷的那個“神”卻在法律面前蒼白無力,也不“顯顯靈”來救救這些可憐的信徒。李洪志呢,被常人周錦興(加拿大《華僑時報》社社長)多次挑戰“法力”卻甘當縮頭烏龜,不敢應戰。由此可見,邪教之“神”的那些“神佛法力”鬧了半天就是一堆“嘴上的功夫”,它是實質便是一種落后而愚昧的“意識觀念”。邪教教主們把這種“觀念”的東西傳授給了弟子和信徒,而被邪教“觀念”洗了腦的信徒們卻將這根本不存在的“神”當成了改變現實命運的“法寶”。這就好比一個人在夢中到銀行存了一筆錢,第二天醒來非要讓銀行給他取出那筆不存在的錢一樣。所以,再美好的“神觀念”也不能代替現實和改變物質世界,這就叫“物質決定精神”??杀檬?,連這種小學生都懂得的普遍真理,邪教信徒卻幼稚得一無所知,他們在現實中的處處碰壁也就無法避免。而這也就注定了邪教在人間的現實社會中無法逃避法律的打擊。

  綜上所說,將“人間正義”所包含的巨大思想和物質力量,與邪教的“神觀念”及吹噓的“神佛法力”一相對比,孰真孰假、孰正孰邪、孰強孰弱就不言而喻了。因為,“人間正義”代表的是人類社會的正能量,而邪教之“神”卻只能是歷史的垃圾。特別在中國特有的國體下,在中國億萬人民為實現中華民族騰飛的時代洪流中,中國人的偉大“中國夢”被賦予了最具有生命力的感召,使每一位炎黃子孫都倍感自豪。而邪教的那種可笑“神話夢”與時代格格不入,邪教組織和邪教人員的種種倒行逆施只能加速它們進入墳墓的腳步,這也是歷史的命運所決定的。因此,邪教的最后下場必然是走向滅亡,可“人間正義”的強大及人類社會的繁榮也必然開創出新的天地,正所謂“人間正道是滄?!?!


微博QQ
 
 
關注微博共同反邪